草莓无限

蔡秀芬继续喝着自己的茶,但心里却对张雅莉更加鄙夷了个透彻。

这个女人果然没有丝毫的廉耻心,自己做了慕震的小三不说,现在居然还怂恿慕老爷子,想要将自己儿子的原配挤掉,让其他更有权势的女人上位,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

现在这个时候,她倒是有些同情阮白了。

虽然蔡秀芬跟阮白接触并不算太多,因着她是张雅莉儿媳妇的原因,她一直度对她保持敌对的态度,甚至当初因为心中扭曲的嫉恨,对阮白做了不可饶恕的傻事。

不可否认的,阮白绝对是个温柔又贤惠的妻子。

她跟慕少凌是“恩爱”夫妻的典范,陪他在商场上厮杀,又足够独立和坚强,哪怕慕少凌出事的那两年,她依然能够活的优雅,体面,她绝对是蔡秀芬心目中,最理想的儿媳候选人。

只是很可惜,那丫头的命不好,摊上了张雅莉这样一个糊涂,刻薄,又自私的婆婆,她为慕家做牛做马,生儿育女,但一旦慕家遇到重大危机,那丫头还是逃不掉被休弃的命运。

这就是豪门家族媳妇的悲哀。

……

傍晚,慕老爷子用过晚餐以后,由保姆陪着,拄着拐杖去庭院外的花园散了散心,他消了消食,然后便回到了客厅,坐到了沙发上。

在消食的过程中,他一直在思考小儿媳张雅莉的话。

若是唐家丫头麦香真的对他们少凌有意思,若是真能促成他们的姻缘,那倒是不失一件好事,毕竟盛京唐家的势力,确实比林家强太多了。

花束的陪衬

倘若盛京唐家能插手T集团金沣百货坍塌的事件,那事情解决起来,绝对会事半功倍。

相比之下,林文正只是A市的省委书记,而唐严峻却是盛京一把手,孰轻孰重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得清。

何况,T集团出事这么久,林文正夫妇并没有真正的帮到少凌什么,这样的亲家要来何用?

当然,阮白那丫头进入慕家这么多年,她为慕家辛苦的付出,还有对少凌忠贞不二的感情,慕老爷子也不是没有瞧在眼里。

尽管他对这个孙媳有一百二十个满意,但是慕老爷子内心深处,他还是那个利益大于一切的精明老商人。

在面对一些重大抉择的时候,他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冲动,并且感情用事,他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。

慕老爷子又想,无论怎么样,阮白毕竟为慕家孕育了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,即便他和少凌离了婚,他们慕家也绝对不会亏待她,到时候给她的赡养费什么的,足够她一辈子荣华富贵一生了。

这样想着,他的抉择,顿时更加的坚定了。

不一会儿,中年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毕恭毕敬的道:“老太爷,大少爷来电话了,在书房。”

慕老爷子“嗯”了一声,便将茶盏交给一旁的保姆。

保姆低眉顺眼的接过茶杯,轻轻的搁置在茶几上,便搀扶这老爷子向书房走去。

书房在一楼,那里有一个用网络做连接的视频电话。

电话上带着黑色的麦克风。

电话那端,慕少凌清隽的身影,清晰的映在视频上,他的办公桌面上有很厚的一叠文件和资料,明显正处于忙碌中。

慕老爷子没等孙子开口,便直接噼里啪啦的说道:“少凌啊,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?这件事怎么拖的这么久?可知道事情一天不解决,对T集团的影响就越大,这孩子一向明智,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,处理这类型的事故应该信手拈来,可这次……真是太让爷爷失望了!”

面对着爷爷痛心疾首的指责和质问,慕少凌却无关痛痒的回道:“爷爷,您老既然已经退居幕后,就不用管这么多的闲事儿了,您就放心的好好养老就成。金沣百货这件事情,我自有我处理的方式,用不了多久,我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见孙子谈公事的兴趣缺缺,慕老爷子知道他执拗的性子,只能将话题变成了私事:“少凌,觉得麦香这姑娘怎么样?”

慕少凌眉峰蹙紧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跟她不熟,对于不熟的女人,我没任何兴趣知道。”

慕老爷子却来了兴致,咧开了笑脸:“少凌啊,麦香那姑娘可是专门从盛京跑到A市来的T集团实习,况且人家是国外名牌大学高材生,要家世有家世,要能力有能力,何况人家姑娘才貌双全,就想在那里实习一段时间,怎的就不能入的眼了?让那姑娘回来公司实习吧,我觉得她挺不错的。”

慕少凌四两拨千斤的道:“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公司内的海归多的是,他们的学历最低博士起步,是她自己不符合我公司招聘条件……”

他对那个叫麦香的女人,印象特别模糊,甚至她长得什么样都不记得了。

他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他的妻子。

虽然阮白倔强,固执,有时候也会跟他闹矛盾,惹的他哭笑不得,但她就是他此生唯一的挚爱。

慕老爷子见孙子似乎对麦香丝毫不感兴趣,老脸一抖,顿时有些急了:“慕少凌,金沣百货坍塌的事件必须在一周内解决完毕,不然,我老头子饶不了!可知道耽误的这段时间,T集团的股票已经跌入谷底,马上就面临清仓的噩运,对我们集团有怎样恶劣的影响,应该比谁都清楚。看得出来麦香那丫头对有意思,我跟妈商量了一下,若是能跟阮白离婚,娶了唐严峻的女儿,那公司绝对有救了……”

可还没等慕老爷子将话说完,慕少凌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冰冷。

他根本再也不想听爷爷的絮絮叨叨,直接切断了视频电话。

下一秒,电话屏幕就变成了灰色。

慕老爷子再拨打过去,那边已经显示无法接通,简直气的他暴跳如雷。

这边,慕少凌拔掉耳畔的麦克风,“啪”的一声,重重的摔倒了书桌上,面色冷厉,有一种暴雨欲来的阴霾感。

他之所以这么战战兢兢,呕心沥血的工作,就是因为不想某一天像他的父亲慕震一样,所有的人生被掌控欲极强的爷爷全权操控。

他慕少凌这辈子从来不会,更不屑用与女人联姻的方式,来挽救企业的危机!

而阮白是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白月光,他这辈子只会拿命保护,谁都不能碰他的软肋!